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聯系我們  
 
 
 
首頁|集團概況|新聞中心|黨建工作|安全生產|人力資源|職工之家|共青團|黨風廉政|安全心智|陶山警風|回音壁|權屬單位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中心>>行業資訊>>正文
我國煤炭行業面臨轉型升級關鍵階段
2019年08月20日  
[字號: ]

當前,我國煤炭行業面臨轉型升級關鍵階段,打造煤炭行業升級版勢在必行。而打造煤炭行業升級版,既面臨機遇也面臨挑戰。當前,煤炭企業要立足自身實際,加快推進產業結構調整,切實轉變發展方式,構建產業發展新體系,打造富有自身特色的煤炭行業升級版。打造煤炭行業升級版,要面向“十四五”,必須堅持系統性優產能、綠色發展和全產業鏈清潔高效利用“三大方向”,為煤炭行業轉型升級奠定堅實基礎。

系統性優產能是打造煤炭升級版的資源基礎

煤炭是一種典型的資源產業,提高集約化和集中度是資源型企業“強身健體”的核心要義。長期以來,我國煤炭工業是以小煤礦為主的生產結構,表現為小、散、亂的發展態勢,生產規模小,技術含量低,集約化程度不高。上世紀80~90年代,全國煤礦數量最多時達8萬多個,30萬噸以下小煤礦產量占總產量的70%。大中型煤礦產量由不足30%提高到65%以上;隨著我國煤炭工業機械化、信息化、自動化、智能化程度不斷提升,建設大基地、培育大集團,加快煤炭結構調整,建設安全高效大型煤礦成為煤炭工業發展的重點方向。

“十二五”期間,我國著力推進14個大型煤炭基地建設,兼并重組形成了10個億噸級和10個5000萬噸級特大型煤炭企業,大型煤炭基地的煤炭產量占全國60%以上。進入“十三五”,煤炭行業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2018年,年產30萬噸以下煤礦產能減少到2.2億噸以內,產能利用率上升為 70.6%。到2018年底,全國煤礦數量已經減少到5800處左右,平均產能提高到92萬噸/年左右。排名前10的煤炭企業原煤總產量18.7億噸,占全國的50.82%,較上年增長10.34個百分點;億噸級煤炭企業達到7家,5000萬噸級以上企業達到17家。而且,原煤生產繼續向優勢地區和企業集中,產業集中度繼續提高。據統計,內蒙古、山西和陜西三省(區)原煤產量占全國的69.6%,原煤生產企業戶均產量136.7萬噸,產業集中度創歷史新高,煤炭產能結構進一步優化。

4月30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能源局聯合印發 《關于做好2019年重點領域化解過剩產能工作的通知》,提出要鞏固煤炭去產能成果,全面轉入結構性去產能、系統性優產能新階段,進一步提高職工安置和資產債務處置質量,加快推進企業改革重組和行業結構調整、布局優化、轉型升級取得實質性進展。

綠色發展是打造煤炭工業升級版的必由之路

綠色發展是以安全、高效、和諧、持續為目標的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方式,突出綠色的理念和內涵,已經成為世界各國推動經濟結構調整的重要舉措。煤炭是資源型行業,又是與自然災害抗爭的高危行業。煤炭工業的綠色發展要貫穿勘探、開發、利用的全產業鏈,說到底就是要建設煤炭行業的“綠色礦山”。綠色礦山建設是指礦產資源開發全過程,既要嚴格實施科學有序的開采,又要對礦區及周邊環境的擾動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圍內。

首先要做好煤炭行業的綠色查勘。綠色查勘是煤炭地質查勘的發展趨勢,是指在綜合考慮查勘區的生態環境、查勘成本、查勘勞動強度等要素的同時,最大限度降低對生態環境的擾動和影響,實施地質查勘全過程環境影響最小化控制,以最少的成本取得預期的地質信息與成果,實現找礦與環境保護的雙贏。隨著云平臺、大數據、物聯網和移動互聯等現代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和推廣應用,傳統煤炭地質查勘必將向著綠色化、精準化和智慧化方向發展。

其次是做好煤炭工業的綠色開采。煤炭工業要發展綠色礦業,建設綠色礦山,走煤炭資源高效開發與生態環境協調發展的綠色之路。煤炭綠色開采堅持“低開采、高利用、低排放”的原則,推動煤礦智能開采,建立科學管理體系,努力實現煤炭開采活動不破壞生態環境或將負面影響降低到最低程度。綠色礦業要求以綠色規劃、綠色技術、綠色生產、綠色政策、綠色行動、綠色管理為戰略構架,以開采方式科學化、資源利用高效化、企業管理規范化、生產工藝環保化、礦山環境生態化、礦區秩序和諧化為實施路徑,實現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相統一可持續發展。從技術層面看,隨著科技的進步,目前“煤—水”雙資源協調開采技術、煤與瓦斯共采技術、“三下”采煤與減沉技術、充填開采技術、煤巷支護與部分矸石井下處理技術及煤炭地下氣化技術等已經成熟。利用先進的信息化、智能化技術,能夠解決礦區“三廢”排放、開采沉陷等地面變形、含水層組結構擾動破壞、水土流失和沙漠化等礦山環境問題,徹底消除礦山占用和 物理地與化學地破壞土地資源、損毀水資源的水量和水質、次生地質災害、地貌形態和地表景觀破壞等礦山環境負效應,充分挖掘閉坑礦山的地下空間和各種資源的正效應。

還要做好煤炭工業安全生產。煤礦是高危行業,安全生產是最大的、壓倒一切的綠色發展。沒有安全生產,綠色發展就等于是零。長期以來,安全生產問題是制約我國煤炭工業健康發展的重要因素。雖然我國煤炭資源相對豐富,但瓦斯、水、火、沖擊地壓、煤塵等各類礦山災害嚴重,威脅著煤礦的生產安全。進入21世紀以來,國家在煤礦安全生產領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出臺了一系列相關法規和技術標準,經多方共同努力,煤礦生產安全形勢在煤炭產量成倍大幅增加情況下逐步得到改善,為煤炭工業的可持續健康發展提供了重要保障。

1978年,我國煤礦百萬噸死亡率為9.713。2012年首次降至0.5以下,2013年降至0.3以下,為0.288,2018年下降到0.093,首次降到0.01以下,實現了煤礦安全形勢明顯好轉。這與煤礦安全生產領域進行的一系列體制機制改革、科技創新密不可分。但從橫向上看,我國煤礦安全生產狀況和世界先進產煤國家相比還有很大差距,以2018年為例,我國煤礦百萬噸死亡率為0.093,美國近10年的平均百萬噸死亡率僅為0.028,澳大利亞煤礦的百萬噸死亡率更是低于0.02以下。可見,我國百萬噸死亡率還遠遠高于世界主要產煤國家,煤礦安全形勢仍不容樂觀,安全生產永遠在路上。

全產業鏈清潔高效利用是升級版的終極歸宿

煤炭工業是與大自然做斗爭的資源型產業,因此,從煤炭勘探、開發到消費利用都應該以綠色發展為前提。而煤炭作為一種高碳產品,其消費利用必須實現清潔高效。實現煤炭全產業鏈清潔高效利用,是打造我國煤炭工業升級版的最終歸宿。

首先是煤炭勘探開發過程中共伴生資源的高效利用,實現變廢為寶。由于煤炭是從地層深處獲取資源,因此在煤炭勘探開發過程中伴生有大量的副產品如煤層氣、煤矸石、礦井水、高嶺土、粘土、砂巖等非金屬資源和鋁、鋰、鎵等金屬資源。煤層氣,俗稱煤礦瓦斯,是一種非常規天然氣和清潔高效的高能能源,但長期以來卻是煤礦井下災害的第一殺手,對瓦斯的全面抽采利用可實現變害為寶;煤矸石是煤礦開采過程中產生的固體廢棄物,長期以來煤矸石占用大量耕地且易自燃,極易造成嚴重污染甚至生態災難;礦井水是煤礦水害的重要來源,如實現礦井水的清潔利用,不但可以節省水資源,還能變害為寶。其他諸如高嶺土和金屬資源,如能精細化開采和高效選礦,都是非常好的、稀有貴重的戰略資源。

其次是煤炭產品的清潔高效利用。煤炭是一種高碳產品,做好清潔高效利用可以提升效益,改善環境。最科學的利用方式是對煤炭分級分質、梯級利用,首先是對原煤精細化洗選加工,形成多品質、多粒度級,經配煤改質實現優質、優價、優用;另外,由于部分礦井原煤具有特殊性能和成分,有的含有稀貴元素,特別是大量高揮發分、高含油的長焰煤,可以利用“低溫熱解”技術,先提煉出部分經濟價值高、又比較緊缺的油和氣,產生的半焦(塊狀的就是蘭炭)還可以作為清潔化固體燃料,使原煤產值和效益成倍增長;對于占煤炭絕大多數的低階煙煤,對其分級分質、提質改性形成潔凈煤,再進行梯級利用,能實現資源最大化科學利用。

三是煤炭礦區的礦山環境修復和煤炭資源型城市的生態恢復。長期以來,我國煤炭開發呈現出先有礦、后有礦城(礦區)的特點,資源型城市應運而生;而由于煤炭不可再生的屬性,資源型城市終究會面臨資源枯竭的窘境。因此,做好生態環境治理、因地制宜開發利用,使資源型城市轉型、生態恢復和廢棄礦井的合理再利用有機結合,成為當前煤炭工業升級版的當務之急、重中之重。黨的十八大以來,生態文明理念逐漸深入人心,“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成為煤炭企業的共同追求,礦城(礦區)環境治理和生態恢復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如今,徐州賈汪的采煤塌陷區蝶變成美麗的潘安湖4A級景區和國家濕地公園,開灤唐山礦沉陷區改造成為風光旖旎的城市南湖公園,阜新海州露天煤礦資源枯竭關閉成為第一批國家礦山公園,湖南煤炭壩礦區因地制宜華麗變身為影視基地,成為礦區轉型和生態治理的樣板。

總之,面向“十四五”打造煤炭工業升級版,必須以系統性優產能作為資源基礎,把綠色發展作為必由之路,將全產業鏈清潔高效利用作為終極歸宿,堅持好這“三大方向”,鍥而不舍、久久為功,才能順利實現煤炭工業轉型升級、有效保障能源安全,為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作出更大貢獻。

上一條:煤炭行業堅持“三大方向”轉變發展方式
下一條:榆林市積極推進環保型儲煤場建設
關閉窗口
 
熱點文章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版權所有:山東能源肥城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內容維護:山東能源肥城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宣傳部

 ICP備案號:魯ICP備12022264號

您好!您是第 位訪問本站的人!
这里只有精品22在线播放